阿聯酋首批新冠病毒接觸者講述:我接受隔離的14天


一名曾與阿聯酋首批感染新冠病毒患者一起工作的中國僑民記錄下了他接受檢疫隔離14天的經歷。

這位中國僑民一直在用日記的形式記錄隔離的經歷,直到他和他的家人安全度過醫學觀察期。

“我們很安全!” 這段話記錄于他在迪拜家中接受隔離的最后一天。他在日記中寫道:“看來,被困在籠子里的鳥兒終于可以自由呼吸陽光了?!?/strong>

這位匿名的接觸者說道,隔離檢疫是從一個深夜電話開始的,當時他被告知,一位同事的新冠病毒測試呈陽性。根據病毒預防措施,他需要接受檢疫隔離,而他也是阿聯酋衛生當局指示,必須留在家中接受隔離的約110名同事及其親屬之一。在過去的兩個星期中,他工作的公司實際上已經關閉了。

這位接觸者的同事及家人正是1月29日阿聯酋出現的首批4例冠狀病毒感染病例。他在日記中寫道:“深夜打來的電話把我從睡夢中驚醒了?!?/p>

“感染者是我們其中一個緊密聯系的同事家庭。我們公司的所有員工和家庭成員都必須立即進行自我隔離,不能外出,這使我驚醒過來,困倦立即消失了?!?/p>

當他看著熟睡的家人時,他感到“深深的恐懼和無助感”?!暗诙?,天還沒亮,我起身用消毒劑擦拭房屋的每個角落?!?/p>

他在家工作以最大程度地減少公司休業帶來的影響。他在日記中記錄了隔離時的那種緊張與擔憂。他寫道:“在家中隔離的日子并不像我們想象的那么容易?!?/strong>

“一方面,為了最大程度地減少因所有員工需接受隔離而不得不暫時關閉公司所造成的損失,所以我們所有人仍然在家里工作。而另一方面,我們還要實時監督我和我的家人的身體情況,并隨時將情況上報。因此,左手拿著手機在洽談業務,同時右手按住溫度計測量身體溫度逐漸成為我們這些家庭隔離者的經典動作“。

他在日記中寫到,“即使我們在睡覺,我們也帶著口罩。這種前所未有的經歷確實比較痛苦?!?/p>

為了解決生活物資的問題,他與妻子一起在家網購。但是如何安撫家庭中的老人和孩子則是一項挑戰,而他常聽到的一句話是,“我們什么時候可以出去?

盡管感到有些不舒適,但他和他的家人了解接受檢疫隔離的必要性。

“病毒無國界。我們的自我檢疫不僅是對我們自己和同事的健康安全負責,也是對阿聯酋的公共衛生安全負責?!?/strong>他寫道。

他說,中國領事館時刻關心他們的健康狀況,并表示,如果他們出現感染癥狀,很快就可以接受治療。

他說:“阿聯酋政府的熱情舉動使我們感到我們并不孤單。

他的阿聯酋朋友經常問起他和他的家人的情況,也對他們結束隔離而感到開心。他寫道:“他們為我加油,好像我們一起經歷了這些事情,這使我很感動?!?/p>

本文資料源自thenational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請填寫驗證碼答案 (必填)